股吧:泡沫超市的股价翻了一番 市值超过1100亿港元

港股资讯 2020-12-11 11:49:56 阅读: 评论: 0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泡泡玛特股价开盘翻倍 市值超1100亿港元

2020-12-11 09:51:36

《21世纪经济报道强县报》

泡沫商城发行价38.5港元/股,开盘涨幅100.26%。截至发稿时,股价已升至每股80港元以上,总市值超过1100亿港元。

12月11日上午,泡沫商城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正式在港交所主板上市,股票代码为9992.HK。

根据公开信息,泡沫商城发行价格为每股38.5港元,开盘价上涨100.26%。截至发稿时,股价已上涨超过80港元/股,总市值超过1100亿港元,成为国内潮剧文化的第一引领者。

在IPO钟声敲响的现场,泡泡商城创始人兼董事长王宁表示:“我们创造了一个品类,一个行业,创造了一个关于新潮玩具的生态系统,让一代年轻人知道了什么是新潮玩法,给这个时代的新潮玩具留下了文化印记。未来,泡泡超市希望成为一家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企业。”

根据泡泡超市的招股说明书,2020年上半年,公司总收入为8.18亿元,较去年同期的5.434亿元增长50.5%,净利润为1.41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1.13亿元增长24.7%。

据悉,此次发行的收益预计将用于公司的消费者准入渠道和海外市场拓展计划,分配潜在投资资金,收购行业价值链中的上下游公司,与这些公司建立战略联盟,投资技术举措,以增强公司的营销和粉丝参与,增强业务数字化,扩大公司的知识产权库。

事实上,纵观新潮玩具的发展历史和泡泡超市本身的成长,我们可以发现,这家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并不是创造莫莉等时尚游戏的IP,而是让时尚游戏文化成为大众娱乐的一种消费品。

泡泡玛特的护城河

观察公司招股说明书可以发现,2017年至2019年,泡沫商城的营收分别为1.58亿元、5.14亿元和16.83亿元,分别增长225%和227%;净利润方面,分别为160万元、9950万元、4.51亿元。

净利润方面,公司2018年和2019年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6119%和353%;更夸张的是,泡泡超市的毛利率从2017年的47.6%上升到2019年的64.8%。基于这些数字,一些媒体将这家公司描述为像迪士尼一样的“印刷机器”。

2015年,创始人王宁注意到桑尼天使系列时尚玩具产品的回购率极高,贡献了公司年销售额的30%。此后,该公司试图推出自营潮流玩具。2016年4月,获得莫利的IP授权,推出盲盒打法。6月,推出潮流玩具社区“帕曲”APP,开始向IP孵化器运营商转型。

根据Jost Sullivan报告,从2019年的营收和2017年至2019年的营收增长来看,泡泡超市是中国最大、增长最快的时尚玩具公司。其中,根据2019年的零售额,泡泡超市在中国潮流玩具市场的市场份额为8.5%。

泡泡商城后面的第二梯队玩家有IP站,19 8 3,52toys等。前五名参与者的市场份额分别为8.5%(泡沫超市)、7.7%、3.3%、1.7%和1.6%。

从这种市场份额的分布来看,万超工业仍然是一个高度分散的行业,现有的参与者和新来者都有大量的机会。泡泡商城认为,面对未来的竞争,公司已经形成了以自己的IP为核心的“护城河”。

招股书上说,在IP运营开发上,泡泡商城已经建立了一个成熟完整的体系。在Bubble Mart运营的93家IP中,包括12家自有IP、25家独家IP和56家非独家IP,注册会员360万。对于这些IPs,Bubble Mart会验证其“市场化、可行”,以保证最大限度地到达消费者手中。

理论上来说,超越Bubble Mart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其他玩家首先需要有超越前者的设计师资源,可以继续推出更好的IP;其次,它有能力把优秀的IP商业化,有手段制造爆炸;三是在一二线城市建立大量核心商圈门店,渠道资源较好;最后是在趋势圈建立足够的影响力,这也是泡泡商城目前最难超越的优势。

不止是“盲盒”

去年“盲箱”概念流行后,许多媒体对这种商业模式表示了怀疑甚至批评。但它在中国崛起的历史比很多人想象的要长得多。

20世纪20年代,在上海百货大楼门口,当时很多年轻人排队以一大洋的价格购买“富包”——。后者最好写一支金笔,运气不好的也可以得到肥皂等时尚商品。

上世纪90年代,小浣熊酥面风靡中国南北。在记者研究过的小学,甚至有学生愿意买了一整盒方便面就马上扔掉面包,只为了能发“水浒卡”。在山东,一种“沈星宝黛宗”以100元钱的单价成为当时炫耀的“硬通货”。

盲盒只是这些时尚成为过去后这一代年轻人的“新宠”。相比于盲盒游戏的前辈,泡泡商城的渠道能力更强,运营能力更精细,产业链覆盖能力更广。

至于包裹在盲盒里的“莫莉”,则是一种门槛更低、更容易流行的时尚玩具。

潮人游戏实际上是一种时尚玩具。但它的艺术性、设计、制造工艺、文化依恋等都与父母给孩子买的玩具大相径庭。

例如,深受陈冠希和林俊杰等潮流先锋欢迎的kaws原创赝品将与世界不同领域的艺术家合作,为玩具赋予不同的主题。玩具因为很难仿制,所以经常限量高价出售。

“泡泡集市之所以火爆,是因为迎合了年轻人对时尚玩具的热情,但没有特别夸张的价格。”一位潮人告诉记者,“59元是个盲箱,打开也很有意思,还能满足新鲜感和惊喜。”

对于泡泡超市来说,同样重要的是要逐渐摆脱对莫莉的依赖,推出更多新的IP,创造新的爆款。

目前公司主要自有IP包括MOLLY、DIMOO、BOBOCOCO、YUKI等。独家IP包括PUCKY,The Monsters,SATYR RORY等。泡泡商城作为行业先锋,在艺人和设计师方面有优势,有利于其IP的有效孵化和输出。

扩张背后的隐忧

“每次来北京,我都想买个莫莉带回去。”

小王是河北省一个普通县的五年级小学生。因为学习需要,他会偶尔来北京,让妈妈给自己买一个莫利盲盒。这一方面体现了盲盒戏在中国年轻人中爆发式发展的神奇;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泡沫超市未来扩张的一个主要瓶颈:门店在中国的渗透能力。

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泡泡商城线下门店包括:分布在33个一二线城市主流商圈的136家零售店;1001家创新机器人(300024,古吧)专卖店,位于中国62个城市。

该公司在张之路的门店扩张也很迅速。截至2017年底,泡泡超市在全国一二线城市的核心商业区和购物中心开设了近60家直营店,2018年扩大到100家。到2019年底,这个数字已经增加到114家,现在有150多家,都是直营店。

此次IPO后,“企业消费者到达渠道”最先出现在表达融资目的的文字中,充分体现了渠道能力对于泡沫商城未来发展的重要性。但大量门店需要更强的财务实力和公司的管理运营实力。

招股书显示,从2020年1月到最后一个实际日期,泡泡超市共临时关闭了88家零售店和279家机器人店,关闭时间从一周到一个月不等。因此,2020年上半年,Bubble Mart零售店和机器人店同店销售额分别下降了23.1%和52.8%。

受此影响,各零售店年化收入从2019年上半年的630万元下降到2020年上半年的500万元;每个机器人店的年化收入从2019年上半年的50万元下降到20万元。

关于频道的拓展,王宁曾经说过:“线下节奏不可控。举个例子,我花10块钱把一个客户拉到网上,但是线下不代表我可以马上开店,选对店。有可能在一个位置出来,面积和形状都不是你想要的。”

在未来的运营中,泡泡超市需要找到一种方式,既能在足够优秀的商业区拓展直营零售或机器人谈判,又能保证这些店铺健康稳定的运营,获得足够的利润。

无论如何,趋势市场的复杂性在于人气容易过,泡沫商城未来的发展还要自己摸索。

(作者:齐豫编辑:张维贤)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演示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演示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登录账号
    
验证码:

文章排行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侧边广告位一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侧边广告位二

文章标签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侧边广告位三